毒品与肥胖:美国人死亡率连年上升,一份全面的研究出炉了

过去十年中,美国中青年人因自杀、药物滥用、肝病和其他数十种原因导致的死亡率不断上升,使得美国总预期寿命连续三年下降。上月末发布的上述研究结果,是基于过去60年的死亡率数据所得出的结论。

这篇发表在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(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)上的报告立即吸引了外界研究人员的注意,因为它综合解释了一个至今仍是个谜的趋势:寿命的历史模式逆转。

尽管美国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,但美国25岁至64岁年龄段的人死亡率不断上升,预期寿命不断下降,而这些年龄段的人正处于人生的黄金时期。相比之下,其他富裕国家普遍在延长寿命方面取得了持续进步。

虽然早期的研究强调了美国非西班牙裔白人死亡率的上升,但这项研究中详细阐述的大趋势跨越了性别、种族和民族的界限。从年龄组来看,从2010年到2017年,25岁到34岁的人群中死亡率上升幅度最大,达到29%。

这些发现肯定会引发关于其背后原因和潜在解决方案的政治辩论,因为死亡率上升区域的地理位置在很大程度上与2020年总统大选前竞争激烈的州和地区重叠。

多重因素导致“意外死亡”

该研究称,自2010年以来,估计有3.3万例“意外死亡”事故,其中约三分之一发生在四个州:俄亥俄州、宾夕法尼亚州、肯塔基州和印第安纳州――前两个州在总统选举中是关键的摇摆州。在这十年中,劳动适龄人口死亡率上升幅度最大(23.3%)的州――新罕布什尔州,是2016年大选中第一个开启投票的地区。

“(中青年死亡率)本应像其他国家一样下降。”该报告的主要作者、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社会与健康中心(Center on Society and Health)名誉主任史蒂文・H・伍尔夫(Steven H. Woolf)说, “事实上,这个数字还在攀升,这是非常不对的。”

数据显示,2010年至2017年,美国劳动适龄人群的全因死亡率(出于任何原因导致的死亡,以每10万人中的死亡数计)上升了6%。

伍尔夫称,有很多因素在起作用。阿片类药物的流行是这些令人担忧的趋势的主要驱动因素,但远非唯一原因。研究发现,早在阿片类药物的滥用成为全国性悲剧之前,自上世纪80年代起,由于婴儿死亡率的降低所带来的预期寿命的提高就已开始放缓。

“部分原因可能是肥胖,部分原因可能是吸毒成瘾,部分原因可能是开车时分心导致的。”伍尔芙说,鉴于这一趋势的广泛性,“它表明,造成健康问题的原因必须是系统性的,在许多不同层面上,劳动适龄人口都存在一些导致健康问题的根本原因。”

1999年至2017年间,美国中年女性因药物过量死亡的风险增加了486%;同期男性因药物过量死亡的风险增加了351%。女性自杀和酒精相关肝病的风险也相对增加。

研究表明,2010年白人、2011年西班牙裔和2014年非裔美国人的中年死亡率开始上升。

上述研究的综合性受到了行业内人员的称赞,它如此多的因素结合起来,对美国的死亡率趋势进行了全面的研究。

“本报告具有普遍意义。哈佛大学公共卫生教授霍华德・科尔(Howard Koh)说:“这对整个社会都会有广泛的影响。”

达特茅斯卫生政策与临床实践研究所(Dartmouth Institute for health Policy and Clinical Practice)教授艾伦・米拉(Ellen Meara)说,这份报告揭示了美国人健康状况的普遍恶化。

她说:“人们在某种程度上的感受更为根本――不管是经济上的,还是压力上的,或是家庭关系的恶化。”“人们对自己和自己的未来感觉更糟,这使他们做一些自我毁灭的事情。”

预期寿命时隔百年再下降

除了死亡率,这份刊登于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的报告还研究了1959年至2017年全国的预期寿命。总的趋势是:几十年来,预期寿命先是大幅提高,特别是在上世纪70年代,然后稳定下来,最终在2014年之后逆转,连续三年保持下降。

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U.S.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,简称cdc)将很快公布2018年的最终预期寿命数据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美国人的预期寿命再次下降,这是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百年从未出现过的令人沮丧的趋势。

1998年,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落后于其他富裕国家,此后,这一差距稳步扩大。专家将这种差距称为美国的“健康劣势”。

有些因素是逐渐显现出来的,例如吸烟的影响――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,烟草公司大力向女性推销香烟,这种做法对健康的影响可能几十年都不会显现。

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妮 凯斯(Anne Case)和安格斯 迪顿(Angus Deaton)在2015年发布了一份备受关注的报告,强调了美国中年白人的死亡率。迪顿在2017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,教育水平与健康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,这一趋势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。凯斯告诉记者,他们的研究显示,在美国,只有高中学历或更低学历的人容易陷入“绝望的海洋”。目前,她拒绝就新报告置评。

肥胖是导致美国人预期寿命下降的重要因素之一。如今,美国女性的平均体重与半个世纪前男性的平均体重相当,而男性的平均体重则增加了约30磅。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统计,美国20岁以上的人口中有71.6%体重超标。这个数字包括39.8%的肥胖人群,定义为成年人的体重指数在30或30以上(18.5到25是正常范围)。儿童肥胖率也在上升,2到19岁的人口中有近19%的人体重超标。

与凯斯和迪顿的研究结果相呼应的是,奥克兰儿童医院研究中心的琼・特斯特尔(June M Tester)发现,美国那些罹患肥胖的孩子们更多生活在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家庭、单亲家庭、以及贫困家庭。

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公共卫生教授s・杰伊・奥尔山斯基(S. Jay Olshansky)说:“这些孩子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发胖,有的还不到10岁。”“当他们到了20多岁、30多岁和40多岁的时候,他们就携带着儿童时期养成的肥胖风险因素。我们在前几代人身上看不到这一点。”

“这不是一次性现象,”他补充道。“它将在(未来的)时间中回响。”

(文/张丽琴,图/网路,DAILY MEDIA出品)